湖南長沙:好多種“名酒”竟出自同一個“窖池”被告人因假冒注冊商標罪獲刑

近日,由湖南省長沙市檢察院審查起訴,交由天心區檢察院提起公訴的雷澤忠涉嫌假冒注冊商標案在法院開庭審理,法庭當庭以假冒注冊商標罪判處被告人雷澤忠有期徒刑三年零兩個月,并處罰金15萬元。本文采集轉載于食品伙伴網,如有侵權請聯系

據了解,為加強對知識產權的司法保護,長沙市檢察院從2017年開始,對轄區內的知識產權刑事案件進行集中管轄,由專門成立的市檢察院知識產權檢察局負責具體承辦。該案是長沙市對知識產權案件跨區域管轄后檢察機關提起公訴的第一起知識產權刑事案件。

“高檔白酒”由低檔原漿酒按比例調制而成

2017年,年過五旬的雷澤忠從湖北來到長沙,因年紀較大又僅有小學文化,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一個偶然的機會,雷澤忠從朋友處得到一個制酒“秘方”。

急于發財的雷澤忠決定大干一番事業,將“秘方”轉換成錢。于是,雷澤忠開始了建“酒廠”的三部曲:第一步物色廠房,選定了兩處城鄉結合的民房,分別以每年1.2萬元和4800元的價格租了下來,并對外“低調”宣稱租房用于存放廢舊用品;第二步收購酒瓶、購買商標。雷澤忠從酒店、廢品收購站收購大量高檔白酒的空酒瓶,同時花費三四萬元從網上購買外包裝和白酒商標;第三步購買低價位白酒。根據制酒“秘方”的需要,雷澤忠從超市購買綿竹大曲、金六福等原漿酒。

制“酒”的準備工作完成后,雷“廠長”表演真功夫的時候到了,雖然只有小學文化,但卻是調酒“大師”,以致生產的“白酒”取得了部分經營白酒的老板們的高度信任。雷“廠長”將從超市購買的原漿酒按比例調配成市面上一瓶難求的茅臺酒、湘窖酒、酒鬼酒等等,調配好的白酒被貼上商標、灌裝入收購的酒瓶、套上外包裝,一瓶瓶“高檔白酒”就此出爐了。

  一箱“茅臺”比一瓶茅臺還便宜

雷澤忠不僅具有制“酒”的天賦,更是推銷“酒”的“天才”。他采取的方針是薄利多銷、上門送貨,攻占的戰場主要是小型商場超市。

承辦檢察官介紹,雷澤忠“酒廠”生產的各類“高檔”酒的“出廠價”是:五糧液每箱600元、茅臺每箱1000元至1500元、國窖1573每箱600元、劍南春每箱300元等等?!耙幌洹┡_’酒的價格還不如一瓶茅臺酒的價格?!?/p>

假冒注冊商標案在法院開庭審理

為了打開銷路,雷澤忠走街串巷向小型商場超市老板推銷自己的“高檔白酒”,并承諾有需要可以送貨上門。雖然有些商家也懷疑此酒非彼酒,但巨大的價格差,讓商家抵擋不了誘惑,以至于雷澤忠有了銷售渠道和回頭客,生意涉及到長沙城區甚至江西南昌等外省市。雷澤忠在一年時間內通過制“酒”賣“酒”獲利十余萬元。

2017年年底,趙某在位于長沙市雨花區桂花路的某煙酒商行購買了一批湘窖酒、開口笑酒,購買回公司后,因其老板懷疑是假酒,于是通過湖南湘窖酒業公司進行鑒別,趙某購買的上述白酒系假冒該公司企業商標注冊的白酒。之后,趙某報案。

至此,雷澤忠的“制酒”工廠被公之于眾,查獲時倉庫內堆放著“五糧液 ”“貴州茅臺”“湘窖”等17種不同品牌的成品高檔白酒和一些制作假酒的原料酒,與高檔品牌白酒應當配備的生產條件和生產環境完全不匹配。經過清點,成品“高檔白酒”共計有1000余瓶,涉案金額在24萬元以上。后經鑒定,這些成品“高檔白酒”均系假冒生產廠家注冊商標的白酒。

16張微信截圖背后隱藏“灰色交易”

該案被移送長沙市檢察院后,承辦檢察官發現公安機關移送的案卷中有16張從雷澤忠被扣押的手機上提取的手機微信截圖,這些微信截圖很可能反映的是雷澤忠銷售假酒給各地煙酒超市老板形成的交易信息,但大部分微信截圖拍攝得很不清晰、無法查證具體內容,雷澤忠也拒不交代微信截圖所指代的內容。

因此,檢察機關在退補階段要求公安機關重新制作清晰的微信截圖照片,并據此繼續偵查雷澤忠是否還有其他的假酒交易,同時對于微信截圖照片上反映的轉賬記錄進行梳理,對于疑似假酒交易轉賬記錄按照微信昵稱進行分類整理,并提供給公安機關,引導其積極開展偵查取證工作。

經過補充偵查,公安機關根據微信截圖的內容,調取了相關人員的身份信息和轉賬記錄,據此還找到了雷澤忠將酒銷售到江西南昌等地經銷商的犯罪事實的證據。

檢察官提醒,白酒商家進貨要通過正規途徑,消費者要通過正規門店購買高檔白酒,并記得索要發票等購銷憑證,遇到價格明顯低于市場正常價格的白酒一定要多留些心眼。

聲明:本文轉載自 食品伙伴網,作者為 ,原文網址:http://news.foodmate.net/2019/09/533218.html